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米拉的麻烦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米拉的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关于咖啡价格的讨论戛然而止,因为加拿大传来消息,老父亲突发心肌梗塞住院了,小布朗夫曼立刻动身往家里赶。
  
  花旗银行谈判代表注视着庞大的车队驶离总部大楼,随手接过秘书从身后递来的一张纸条。
  
  “a+版权和投资管理公司愿意买五千万刀我们的新罗基金?”
  
  他随口念出来,很快反应过来其中的隐藏寓意,不由冷笑,“对我们和布朗夫曼家族谈崩的奖励?或者收买条件?那个杂……混血暴发户已经膨胀到这个地步了吗?”
  
  对花旗来说这点钱够干啥的?而且负责基金产品的和又不属于同一个部门,对方老大甚至是自己的内部竞争者!那nger的马屁注定拍在了马腿上。
  
  当然大老板会怎么想就不知道了,反正和小布朗夫曼谈崩了,这事已经和自己无关,他轻蔑地将纸条撕碎。
  
  高地公园,宋亚则刚刚在一份文件上签字,批钱的,五十万刀,“去拿给我的私人会计师吧,他会办妥的。”把文件交还给老麦克,“悠着点花,老头。”
  
  “半年份的,我想我们会有段时间回不来。”老麦克扫视了下空荡荡的书房,这边已经快做好所有搬离准备了,等六月一号宋亚和夏奇拉等人启程去欧洲,建筑公司就会进驻。
  
  “嗯。”
  
  宋亚没再多问,等老麦克离开继续忙着收尾工作,宝丽金影业拒绝接触,他手里的三亿现金陆续在华国投了数千万刀捐了一亿多软妹币,大通和花旗一亿五,装修这里还有其他杂七杂八花销,不知不觉剩下不到一亿了,同样也要悠着点花,“找我有什么事吗?”他检查了下电话答录机,回拨给留言的奥格雷迪。
  
  负责股票投资事务的奥格雷迪还不知道他把钱投给了其他银行的基金产品,“彭博新闻说老布朗夫曼突发心肌梗塞。”
  
  “是被儿子融资不利气的吗?哈哈。”宋亚恶毒的乐了。
  
  “还好吧?小布朗夫曼应该拉到了不少金融机构和犹太财团的资金,我觉得他总体干得不赖。”奥格雷迪说。
  
  “哦。”
  
  确实,自己这边一直在密切关注,小布朗夫曼光四处奔波的劲头就超过大多数富三代了,“老头真挂了的话……那西格拉姆集团岂不是真正的他一个人说了算?”
  
  “差不多,他的兄弟姐妹都是被老头用基金会当猪养着的,只有个叔叔负责酒业的部分经营事务,算能干,但父子俩都很防备,造不成大威胁。老布朗夫曼基本快完成给他的避税资产转移了……三分之二应该有。”奥格雷迪回答。
  
  “坏消息是吗?”这么说等小布朗夫曼搞定宝丽金,老爹再挂掉,他注意力回来时会更加强大。
  
  “大概吧,但也要看,现在不是封建时代了,儿子无法完全继承长辈的一切,比如忠诚。”
  
  “出去,都滚出去!”
  
  北边的加拿大,连夜赶到医院的小布朗夫曼冲进病房,他怒吼着把俩脑子不正常的妹妹和她们找来的喇嘛们全数撵走,“父亲……”然后心情复杂地走到父亲床前。
  
  “我没事,没事,老毛病了。”
  
  老头状态还行,半躺在床上,又憔悴苍老了一些,看到宝贝儿子浑浊的双眼立刻一亮,就像看到了生命中唯一的光,勉力抬起双手,“小埃德加,见到你真好。”
  
  父子俩深情拥抱,“这边医生怎么说?”小布朗夫曼问旁边的家族私人医生。
  
  “需要静养,情绪不能再有剧烈波动。”对方回答,“我等下去开会商量后续治疗方案。”
  
  “那就好。”小布朗夫曼在床边坐下。
  
  “我都说没事的,你去继续忙你的,我在新闻里看着就行。”老头笑道。
  
  “大通和花旗都谈不拢。”
  
  “没关系,不要急,更不要让别人瞧破你在着急,做生意是这样的……”
  
  “这我知道。”
  
  更北边的阿拉斯加,卡茜蒂也再次见到了等在市政厅门口的父亲,光头警员维克麦基,“爹地!又来忙案子吗?”
  
  “嗯……其实还是上次那桩,罪犯一直没抓到。”维克回答,两人开心拥抱。
  
  “阿拉斯加是熟人社会,这边的陌生面孔不可能不被居民注意到,需要我找市警局局长派人配合吗?”
  
  卡茜蒂把老爸载上车,“先吃饭?”她拿出手机打给餐厅定位子。
  
  “好的,哇喔,市长助理ah?”维克打趣女儿,“你是不是能算这里的大人物了。”
  
  “怎么会,不过这里是个小城,大家都对我很好。”
  
  卡茜蒂定好位子又拨警局局长的电话。
  
  “不用。”维克将手机从她耳边抽出来,“我追捕的罪犯可能在矿区,这边警署帮不上忙,现在我只想和女儿安安静静吃晚餐。”
  
  “注意安全爹地,你的搭档呢?”
  
  “在矿区了,我稍晚赶过去汇合。”维克回答。
  
  “ok。”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米拉再度应邀,身着晚装,挽住经纪人海登,步入原属于艾迪墨菲的豪华别墅内。
  
  “噢,米拉,米拉,我亲爱的小米拉。”
  
  新主人,二毛前总理拉扎连科操着俄语迎上前,彬彬有礼的架起胳膊,“不胜荣幸,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呃……”
  
  海登犹豫了下,被米拉打眼色制止,她换手挽住对方,拉扎连科是标准俄式亦官亦寡头的做派,眼神直勾勾的,霸道将米拉从海登身边领走,去派对里交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